菲儿

是个小号:

请务必配合这个视频【白宇奇妙大轰趴【上&下】】一起食用。
梗源从1P的12:23开始,看完你就懂我在画什么了(←并不能确定)

虽然并不是车但我还是很方(满脸求生欲)

大家看看脑洞开心一下,明天一起准时收看大结局吧!

是个小号:

梗源新青年访问:http://n.miaopai.com/media/gNOaSBAIGQfpdHFsm0ATWUcZ~zgVrkix.htm

老实说,我真的想象不出啊!
但这并不能阻碍我开脑洞(◔౪◔)


【澜巍】之子于归(一发完)

叶游川:

这是一篇迟到的中秋贺文


非常喜欢p大初稿里赵淮南这个名字,于是这里借用来作为赵云澜某一场前世的姓名


原著向,轮回梗


先虐后甜!!!后甜!!!甜!!!


















“先生这边请。”




沈巍微微颔首,理了理衣襟,跟在管家的身后走进了这个宅院。




赵家小公子赵淮南,自出生以来体弱多病,灾厄不断,目能视鬼,被无数阴阳先生断言八字过轻,活不过双十。赵家家大业大,家主心急如焚,张贴告示广而告之,若有能者为犬子增福添寿,将以黄金万两相赠。




然而眼看着赵淮南二十生辰降临,前来应召的人却越来越少。赵淮南如预言般一病不起,日日梦魇不断,面上简直肉眼可见浮着死气。老夫人背地里偷偷抹眼泪,吩咐着下人去准备着寿衣和棺材。




沈巍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。




他一迈进这个院子,日夜纠缠着赵淮南的厉鬼们瞬间尖啸着散了个干净。他站在赵淮南床边,手指画了个符印贴在小公子眉心,躺着的人原本痛苦挣扎的表情一下子就平静下来。




跟在沈巍后面的人看的目瞪口呆,赵淮南的母亲简直要给他跪下求他救自己孩子一命。沈巍眼神半分不曾离开过床榻上的人,背对着众人的视线炙热又温柔,像是看着自己刻骨铭心的爱人。




“昆仑……”




他嘴唇一张一合,却并没有发出声音。他守了这一世的昆仑二十年,也就只有此时此刻,趁着他熟睡,才敢离他这样近,才敢这样看着他,才敢无声的呼唤他的名字。




他并没有溺进去多久,周围的人没感到半分异样,他就神色如常的转过身来,一样一样的吩咐着。




赵淮南当天傍晚就醒过来,却被告知按照沈巍的吩咐,他三天里一步也不能踏出这个屋子,也不能见到任何人。一门之隔,门外的小院里设了祭坛,沈巍盘腿坐在祭坛前,安安静静的望着紧闭的房门发呆。




赵淮南毕竟还是少年心态,一被禁足下意识的赌气。醒过来吃了饭,在屋子里转了两圈,实在没什么可做,翻出一本《诗经》坐在窗户底下读着。


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




沈巍听的一清二楚。赵淮南读的深情款款,好像是念给什么人。




沈巍当然知道他念给谁。




和他青梅竹马的姑娘,活泼可爱,娇俏大方。两人早已互通心意,那姑娘也不在乎赵淮南是不是命不久矣,不顾家人的反对一门心思要嫁给他,在城里也是一段佳话。




沈巍看见过两人相处的场景,赵淮南脸上的笑如此真心实意,想必也是真心喜欢那个姑娘。




那便足够了。自那以后,沈巍每每见到那姑娘来找赵淮南,便立刻转身离开,不愿再看。




屋里赵淮南将这一首反复读了几遍,声音就消失了。沈巍调动能量聚于双目,再睁开眼,薄薄的木门形同虚设,他清晰的看到赵淮南洗漱宽衣,然后睡下了。




他贪恋的看了好一会儿,隐隐作痛的心脏似乎好了些。他站起来拍了拍衣服。今夜无风无月,星辉奕奕,他从来无心赏这美景。丝丝缕缕的黑气蔓延上身体,月白色的长袍变成漆黑如墨的颜色。他戴上兜帽,雾气堆积在他脸前,再也辨不清他的面容。




地府倒是灯火通明。判官战战兢兢的引着路,还是忍不住回头劝道:“大人,擅改生死簿所付出的代价,古往今来没有几人承受得起,还望大人三思啊……”




沈巍沉默的跟着,没有任何反应。判官并不关心沈巍要付出什么代价,只是生死薄一改,整个地府都要收到影响,如此大的阵仗只为了区区一个凡人多活上几十年,哪怕那人是昆仑君的转世,也怎么想怎么得不偿失。




这一世死了,再守下一世就是。斩魂使大人对昆仑的每一世都如此竭尽心力,他自己又能支撑多久呢……




判官猛然想起斩魂使对昆仑那执拗到可怕的执念,实在不敢再劝,到了存放生死簿的地方,就点头哈腰的飞快退了出去。




沈巍伸手取出那破破烂烂的簿子,慢条斯理的翻动着,似是查看过无数次,要找的东西在哪个位置也记得一清二楚。




他苍白的指尖摩挲着那个名字,黑雾后的眉眼都柔和下来。世人皆问他值不值得,要用难以想象的代价去换昆仑一世长生,却不知对他而言,倘若天平的那一端是昆仑,便丝毫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


他将精致的匕首刺进心脏,鲜红的血滴滴答答的落在石砚上,混着朱砂调和成诡异的颜色。他执着笔,笔尖蘸了些调出来的“墨”,就往那页泛黄的纸上点去。




笔尖将将触及还未动作,沈巍便感觉铺天盖地的威压一瞬间包裹住他的全身。他喉头一甜,一口精血让他硬生生咽回去。心脏仿佛被人肆意揉捏着,全身骨骼都被挤弄的咯咯作响。




冷汗淌到鼻尖,悬而未落。沈巍竭力控制着颤抖的手,划下第一笔。




一声闷哼。鲜血还是从唇角溢出,细细的一缕流到下巴上,没进漆黑的袍子。沈巍分外庆幸并没有其他人在场,也就没人看到他如此狼狈的样子。五脏六腑的剧痛让他几乎站立不住,只想倒在地上惨叫出声,却还是死死咬着下唇,手指关节用力到泛白,又在薄子上划下颤颤巍巍的一笔。




沈巍咬破舌尖,强迫自己维持着清醒。他内里的衣衫几乎被冷汗浸透了,胸口本已瞬间愈合的伤口却重新裂开,鲜血汩汩流出。第三笔划下,沈巍猛的躬身揪住胸口的衣料,抑制不住的呛咳起来,血从口中喷溅的到处都是,最轻微的动作都能带动体内一阵钻心剜骨的痛,身体也不知是咳嗽带来的震颤还是痛苦难当下的生理反应,不住的抖着。




他几乎要失去意识,手中的笔滑落到地上的一瞬间,笔、砚台、以及其中颜色诡异的“墨”全都幻化成烟消失不见。




以骨为笔,以血为墨,承万古圣贤之怒。




每日三笔,历时三天,方可改完生死簿。




沈巍用手背擦掉嘴角的血迹,将生死簿合上,放回原处。黑雾重新笼罩上他的身躯,他步伐稳健的走出地府,旁人压根不敢上前。




他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刚刚用自己百年功德换别人十年安康的鬼。




沈巍回到赵家宅院时,正看到后院的围墙外,一个姑娘倚在墙边,手捧着一本书,和墙里的人和唱着。


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




“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”




“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




姑娘脸上是羞怯又幸福的表情,沈巍恍恍惚惚的看着,只觉得这场景美的像一幅画。




他悄悄的躲进阴影里,就像过去看着赵淮南的二十年,就像过去守着昆仑转世的千千年岁,就像他今后还要独自走下去的漫漫长路。




那些阴暗的,龌龊的,沉重的担子,都交给他一个人就好,他的昆仑就该是这样,生生世世美满幸福。




哪怕那幸福里没有他也不要紧。




沈巍垂着眸子,他不愿想也不敢想。他从不奢望能站进那幅美梦,他只要能看着就好,若是能为昆仑做上什么事,付出些什么,那才真正叫他欢喜,叫他欣慰。




第二日是以二百年换二十年。




沈巍再次迈进院子时脚步飘的厉害。饶是他恢复能力惊人,被那能逼疯人的剧痛消耗掉的体力和精神却难恢复。




幸好他是无魂之人,不至于伤到魂魄以致无法行动。




他小小的庆幸着。他状态实在不好,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撞上了什么人,一袭鹅黄衣衫的姑娘惶恐的道歉,他回过神来摆了摆手,示意莫要在意,临走却被拽住了袖子。




“先生,您,您神通广大,定能让淮南长命百岁吧?”姑娘弦然欲泣的看着他,语带恳求。




这是赵淮南的未婚妻。




沈巍眼神一下子冷了起来。戾气抑制不住的散发出来,瘦小的人类被吓的瑟瑟发抖,根本说不出话。




他当然会。




但她不配知道。




沈巍并没有回答,转身便走了。




小屋的窗户“啪”的一声关上了,似乎是故意给什么人看。沈巍并未在意,专心的在赵淮南的屋子周围布下一个个驱鬼安神的咒,还画了个以身养人的阵,自己坐在阵眼处。




自己下的吩咐给他禁足,还对他心爱的未婚妻冷脸相向,他不愿意看他是应该的。




昆仑失了左肩魂火,转世为人便极易招些不干不净的东西。沈巍身为鬼王,体内又有昆仑神筋和亲赐神力,以这温养昆仑转世再合适不过。




这事沈巍已经在昆仑的转世身上做过无数次,如今自然驾轻就熟。金色的能量顺着繁复的阵法纹路流向赵淮南,沈巍本就不好的脸色苍白的有些透明了。




但他透过门墙注视着赵淮南的目光,却是一如既往的眷恋和甘之如饴。




第三日是以五百年换五十年。




这次沈巍差点没能迈出地府。判官等了很久,差点以为他出不来了,就见沈巍如过去两天一样走了出来。




如果忽略他凌乱不堪的袍子和微弱的气息的话。




还没等判官问出什么,沈巍就好像害怕赶不上什么似的离开了。




赵淮南命数已改,从此长命百岁,一生顺遂。




万两黄金摆在眼前。赵淮南禁足已解,却仍紧闭着房门。沈巍看了一眼,回头对赵家家主道:“我不要黄金万两。我只要令公子床头左三寸处放的那枚玉佩。”




家主惶恐不安,赶紧叫人去取。不一会儿赵淮南的房间里传来争执声。




“我敬他做法救我,可轻易要人定情信物是个什么道理!”




赵淮南语气愤慨,下人赶紧低声哄劝着,好一会儿才从房里出来,手中拿着那枚玉佩,毕恭毕敬的交到沈巍手上。




沈巍盯着手里的玉佩。他不知道这是他们的定情信物,只是看着赵淮南夜夜放在枕边,想着这东西上沾染了他的气息,只想要来做个念想。反正赵淮南命局已改,往后都不用他照看了,他也该回千丈黄泉之下领私动生死簿的罚。




却没料到赵淮南如此宝贝的东西是他和别人的定情信物。沈巍心底的阴郁差点压抑不住,几乎要把手心的玉碾成粉末。




却终究舍不得。




沈巍看了好一会儿,将玉佩妥帖的放好,便迈步走出这院子。




有什么人和他擦肩而过。




房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。




“小巍!”




沈巍脚步猛的一顿,不敢置信的转过身。




好一幅有情人终相见的美好图景。赵淮南抱着那姑娘转着圈,脸上是纯粹的欢喜快乐,周围的人其乐融融的看着他们,没有人注意沈巍的神色和目光。




真巧,真巧,原来那姑娘也叫“薇”。




他终究是个没资格站进去的过客而已。




沈巍终于敛了神色,一步一步的走远了。








沈巍睁开眼睛时,天边刚蒙蒙亮起一层灰蓝。




赵云澜在梦中似有所感,嘟囔一声翻了个身,胳膊自然而然的搭在他腰间。




沈巍眨了眨眼睛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日子的梦里,他总能回忆起独自守着昆仑世世轮回的情形。明明那些时光已经久远的蒙上一层灰,在梦里却好像又亲身经历了一遍,连心痛的感觉都如此鲜明。




大封已破,尘埃落定,鬼王成圣,昆仑归位。大抵是自己患得患失了太久,猛然得到了梦想拥有的一切,总觉得不真实。




他翻身下床,动作娴熟的在赵云澜额上印下一个吻,转身去厨房准备早餐。




他自然也没看到那一吻后赵云澜睁开了眼睛,眼底满是无奈和心疼。








赵淮南看到了那个男人。




他抱住扑过来的未婚妻,惊喜之下喊出了她的名字,无意中对上了一双仓皇又小心翼翼的眼睛。




他被这眼神中更深沉的爱和恨震惊住了。




那是多漂亮的一个人,多美的一双眼睛。




赵淮南不难猜出他是这几天为自己改命借寿的高人。




但他为什么这么悲伤又孤独?




他是谁呢?




赵淮南还没来的及看的更清楚一些,那个男人就转身离去了。








他是我的小巍啊。




赵云澜想着。




他是我的小巍,是我生生世世的爱人,是我万载浮沉后的唯一。




昆仑神力觉醒,他每一世的记忆也在逐渐回转。沈巍身上本就有他的魂火和筋骨,自然受他影响,每晚和他做着同一世的梦。




赵云澜越恢复多一些记忆,心中就多一分歉疚和疼惜。




沈巍从不会说自己的委屈。他总是将能忍的默默忍下,忍不了的逼的自己鲜血淋漓还要忍下。赵云澜心疼他,却不知如何安慰。有些事话说出来矫情,沈巍也不需要这些,便只能用行动表示。




沈巍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,在冰箱上发现了一张纸条。


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




“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”




“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




他没出息的红了眼圈,将纸条珍而重之的收好。




第二天下班回来,他又在茶几上发现了一张纸条。




“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。瞻望弗及,泣涕如雨。”




“燕燕于飞,颉之颃之。之子于归,远于将之。瞻望弗及,伫立以泣。”




“燕燕于飞,下上其音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南。瞻望弗及,实劳我心。”




“仲氏任只,其心塞渊。终温且惠,淑慎其身。先君之思,以勖寡人。”




第三天是在办公桌上。




第四天在床头。




第五天沈巍终于在鞋柜里翻出赵云澜藏的严严实实的盒子。打开一看,满满的小纸条,诗三百缠绵悱恻的句子让他写了个遍,古朴大气的毛笔字,带着独独属于昆仑的庄严沉稳和狂放不羁。




字字简直都能看出一个“爱”,沈巍如此熟悉他的一个人,顿时就红透了脸。




沈巍竟不知道赵云澜什么时候背着他写了这些,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赶在自己前面回家放好纸条的。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,他来不及收好盒子,也来不及掩饰通红的眼圈,直直的望进推门而入的赵云澜眼里。




“怎么啦媳妇儿?”赵云澜吓了一跳,视线转移到沈巍手里的盒子,立刻就明白了大半。他不太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,小声嘀咕道:“早知道应该放对门的……”




他还没放完呢,这么快就被沈巍找到了。




不过这点挫败哪能打倒赵云澜。他嬉皮笑脸的凑过去揽住沈巍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邀功道:“怎么样媳妇儿?有没有被老公的浪漫感动啊?”




沈巍红着脸推开他:“你……你干什么做这些,我又不稀罕……”




媳妇儿要面子啊。赵云澜心底长叹一声。




“好好好,你是不稀罕,可我就愿意给自己媳妇儿写情书啊,这你拦不住吧?”




沈巍嗫嚅着移开了视线。




沈巍自己是不知道,在赵云澜记忆里,沈巍看着他和其他人念着“之子于归”时,神情是怎样的哀怨和凄凉。




现在回忆起那神情,都能让赵云澜心疼到心脏抽搐。




他捧着沈巍的脸,毫不客气的吻上去。沈巍被他一个长吻亲的晕晕乎乎,温顺的被他抱在怀里。




“小巍。”赵云澜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头发,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甜言蜜语自不必说,海誓山盟又没有必要,沈巍对他足够深情也足够信任,他便只能一遍一遍的唤他的名字,像是在说世间最美的情话。




之子于归,再无离散。




这便已经是了。




END.



奶罐里泡大的:

我决定把这几个音频放在一起发一遍,链接在评论里☝ᖗ乛◡乛ᖘ☝  完美

2018.07.11巍澜文章整理

巍澜主页:

招人啊招人啊~具体戳 说两件事 


 


太太们辛苦啦!祝大家吃粮愉快! 


 


清水向 


 


连载 


@陈风  【巍澜/花吐症】瘟疫  2


 @给你一块小甜饼 「巍澜」用鬼怪的方式打开镇魂🕶


 @阿刺  【巍澜衍生】那小子真菜 07(演员巍X电竞澜)


 @一些墙头  [巍澜] 我们结婚了 夏日特辑 (ABO)


 @苏清白  【巍澜】换我等你(遗忘的爱人番外)


 @独眼肥龙龙  【巍澜】平凡恋爱物语 1-5


 @失角鹿  【巍澜】胎噬(下)


 @L  【鎮魂|巍瀾】趙云瀾受罰(训诫预警 不喜勿入)


 @周叶_凤游  【巍澜ABO】确定05(私人蛋糕坊店长巍AX奶茶店店长澜O)


 @月明轻初  忘【四】【巍澜】【虐】


 @辰时海  【巍澜】听说你们是朋友(小说剧版赵云澜交换梗)-2


【巍澜】听说你们是朋友(小说剧版赵云澜交换梗)-3


 @-外州客-  〔巍澜〕特调处不得不说的一周两会 03


 @朽二  【巍澜】山海记事(壹)


 @折扇戏子  【巍澜】情敌见面


 @爱丽丝梦游症候群  【巍澜】惊鸿曾照影 {十三}


 @聆泠_懒萌懒萌  私♂房♂菜之醋溜芒果椰子01(车/私房play/吃醋play/突然爆红沈教授X醋缸打翻小澜孩)(本章无车)


 @隔壁麦小包  【巍澜】道寻常(七)


 @依山尽  【巍澜/师徒】万里烟尘清


 @南方有南竹  【巍澜】【论坛体】媳妇瞎了怎么办(上)


 @不要吸  【巍澜】《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》0-4


 @今天的我有粮吃吗  【镇魂】我当电灯泡的那些年(六)(完)(有鬼面 无感情线 一句话车)


 @白南晴yacci  【巍澜】时光碎屑之四——赵处又受伤了


 @阿西  【巍澜ABO】我们结婚吧(1)(一句话车 不喜勿入)


 @且土土  【巍澜】 围观神仙打架的特调处的日常02


 @番茄炒蛋不要葱_红不欺  【巍澜】生死蛊(11)


【巍澜】生死蛊(12)


【巍澜】以爱之心,以我之名(5)


 @神明  【巍澜】论如何饲养一只小澜喵(一)


 @胡萝卜是魔鬼啊  灵魂互换的那两天【Day One ③】


 @橙子汁水  【巍澜ABO】错觉(6)(生子情节预警 不喜勿入)


 @lion爱吃鱼的狮子  【镇魂】同居30题


 @年年念。  Deeply(娱乐圈paro)


 @玲珑四犯  【巍澜】晚婚9


 @三千世界狗带  [巍澜][ABO]狗在江湖(五)(生子情节预警 不喜勿入)


 @bei居过隙  【巍澜*2】唯有龙虾与汉堡不可辜负


补档: @摩的大嫖客·兰芷汀洲 【巍澜】鬼嫁(一) (灵异预警 隐藏车 不喜勿入)


 


单篇


 


 @水鹅毛 【巍澜】钟情妄想症


 @灰-度-值  【巍澜】新技能(短完)


 @夜夜流光相皎洁  (镇魂/巍澜)来讲故事吧(有鬼面 无感情线)


 @马总的糖罐子  【巍澜】沈教授“看不见”赵队了


 @-眯眼-    对象上了炕只夸床怎么办


 @耳语   【剧版镇魂/巍澜】共长生


 @鹤   【巍澜】论吃醋与手机的关联性


 @聊赠一枝花  【巍澜】一杯沈巍,不加糖


 @夏唯涉  【巍澜】前尘不羁事


 @虞舟YZ  【巍澜】后续?番外???


 @一杯奶茶西米露  【巍澜】酒醉


 @盛夏甜果粒  【巍澜】我的两个“兄弟”上司(祝红视角)


 @浮生长嘆   【巍澜】味道


 @我什么都不是  血腥爱情故事


 @懵懵nim  http://lovexoforever04.lofter.com/post/1eee19b3_eeb59dfe


 @煦涵  【巍澜】论坛体:我今天偶遇男神了!


 @穆七声  【巍澜】 薄情簿(已完结)


 @哥特闲  [巍澜|哨向]食草动物


 @喵茶  【巍澜】春光乍泄


 @我取  【巍澜】眼盲


 @雨蝶_最喜欢的是42太太  【巍澜】论起床气这件小事儿


 @含光君怀里的兔叽 【巍澜】五千年前的昆仑君遇到沈老师


 @杂言__   【巍澜】一个胃出血梗 略狗血?


 @音鱼沁露  【一个吃醋梗】来自镇魂花絮


 @笑忘书  巍澜(黑袍哥哥头上有弹幕?!)


 @张牙舞爪的艾利克斯  【巍澜】听说赵云澜想知道是他的长发美还是…


 


开车向


 


连载


 @16 http://849752999.lofter.com/post/1d74d79e_eeb5761e


 @人生最爱锅包肉  【巍澜】陈醋号高铁列车


 @垃圾作者  【巍澜】无题03 (普通人AU BDSM)


 @夜雨寄北。 【巍澜】龙城大学沈教授的副业 03 R18 有车慎入


【巍澜】龙城大学沈教授的副业04 R18 有车慎入


 @应叁  【巍澜】地下室play (上篇)


 @lon  【巍澜】色欲熏心(abo)


 @少葱  长风万里 [巍澜,ABO,pwp」


 @莲玖  【巍澜】《冥囚》Chapter 05(战俘AU/ABO/R18)


 @独酌  【巍澜】龙伴 三  强制R18预警(强制play 黑化预警)


 @morwen  【巍澜abo】形婚(2)


 


单篇


 @科加斯吃饱了吗 [巍澜/R] 摩洛哥热风


 @伏秋南山  【百粉福利·巍澜】


 @灰-度-值  【巍澜】春风渡(短完)


 @珀尘诀诀诀诀诀诀  [巍澜ABO]非典型发情期(r18)


 @愿初心永随 【巍澜】瑶池洗浴(NC-17/一发完)


 @怀五夜云  【巍澜】以身试法  一发完


 @今天还是婕羽 【巍澜】醋 (abo)(R18)


 @炊事班里负责吃饭的  巍澜 | 夏日祭


 @生死爱欲  [巍澜/R18] 成全


 @满嘴跑火车  【巍澜】《西装》原著向 有r18


 @香菜味的酸奶君 啥玩意儿?你是A?(巍澜,双A,有车,完整版戳评论链接)(双A预警)


 @我只有五块钱  【巍澜】办公室(PWP一发完)


 @棱。  【巍澜】酒后无德 又名三次沈巍喝醉了,一次他没有  9.9K+点点车


 @又想太阳雨 【巍澜】小澜孩不可以随便抱人(车 一发完)


 @不高兴和没头脑  (巍澜,已完结)▪藏(私心作*甜*车*挺长的*剧版向*澜澜发现沈巍为他淋雨求医后的一夜)


 @陆绡QAQ  【巍澜】赵处长的腰今天特别疼系列


 @kyo   巍澜r18   生气的沈教授好可怕


 @我当痛饮伪电气白兰地  巍澜 | 我爱洗澡好多泡泡(NC18, pwp)


 @巫山与云  【巍澜】远殷   dirty talk车   [h30]


补档:  @安某年  「做飯的沈教授不能亂撩,會出事」




 


有些文章可能在整理时热度没有过百,过百后太太们愿意的话可以私信主页进行补档,谢谢!


 


请大家多多给予太太们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支持!

竹染清墨:

昏君妖后的日常





太上皇:吾儿太傻痛煞吾心……那么多聘礼娶回来的媳妇说气跑就气跑了……

【靖蔺】谁忍相思不相见(七)

去年春恨:

【靖蔺】谁忍相思不相见(七)
看到蔺少阁主缓缓走出别苑,守在殿外的蒙挚差点没认出他来了。
闲云野鹤,轩然霞举的一个人,如今连好好站着似乎都做不到。就像从内部被彻底摧毁一般,只剩一具徒有其表的空壳。
眼看再走几步就要栽倒下来,蒙挚忍不住上前一把扶住对方。
从这个人身上弥散出的气息,到领口前襟遮掩不住的绯红痕迹,都明显昭示着刚刚曾经发生过什么,可死灰般的面色,却不见一丝翻云覆雨后的旖旎。
“景…陛下他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看出了蒙挚沉默背后的尴尬,也明白他此刻最想知道的是什么,蔺晨用嘶哑得变了调的嗓音解释了一句。
“你呢?”良久之后,蒙挚以最简单的语句,传达了最朴实的关心。
“我?”蔺晨自嘲地笑了起来,想着应该尽快离开这里,身体却沉重得像灌了铅,不得不凭靠着对方暂时缓一口气,“一时半会儿死不了。只要离开宫城,自然有琅琊阁的人接应我。”
“可你这样出得去吗!”
“难道还有谁会阻拦我不成?”看到对方急得涨红了脸,蔺晨故意摆出轻松玩笑的态度。
事到如今,就算只是后宫,也不是没人会要你的命。蒙挚虽然粗线条,但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他忍住这句话头,换作不容对方拒绝的语气:“你这样子根本连宫门都走不到。我安排禁军送你出去。”
“谢了,蒙大统领。”蔺晨便不再坚持,“还得麻烦你两件事:第一,等我走后,把陛下身上那支银簪收回来,或毁了或扔了,总之别让任何人发现。第二…”
这样说着,他不着痕迹地捏住对方的手,将一卷薄纸藏进蒙挚掌心:“把这个交给太后。”
“太…”蒙挚一下子瞪大了眼睛。
蔺晨轻笑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我知道不容易,但请你务必办到。”
“这是什么?”
“你只管交给太后就行,她是聪明人,一看必然明白。如果追问起来,你只要说:早已万事俱备了。”
说完这番话,他挣脱对方的扶持向前走去,脚步虽虚浮,却毫不迟疑。
很想追问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,蒙挚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,半晌只说了一句:“你接下来要去哪里,以后…还能再见吗?”
蔺晨的背影滞住了。抬起头,他眺望着天边的残月,晨风吹来萧然长叹:“风月无边,即我归处。有缘自会相见…”

七夕之夜,静太后座前,萧景琰有些不满地瞥了青烟袅袅的香炉一眼。
大梁皇帝晨昏定省的时候,静太后宫里照例焚着这样的熏香。
虽然不太喜欢那个味道,无奈母亲中意,他也不便多言。
然而萧景琰不知道,这大半年来,只有他驾临的时候,这炉香才会点燃。
香方便是当时蔺晨托蒙挚交给静太后的,香铭是“孟婆汤”。
这偌大的后宫从来都没有秘密。蔺晨实行四水之术时,太后皇后一干人等便已知悉。精通医道的静太后当然知道那是个什么法子,也知道他们两人要承担的风险,可情势危急,再没用更好的选择了。最后也是她消除了皇后等人的疑虑。
而具体如何洗髓换蛊,守在殿外的蒙挚虽不太清楚,后宫却早已通过近殿伺候的内官女侍知道了详情。
诸人心中,说没有五味杂陈,那是不可能的。
所以一看见“孟婆汤”的方子,静太后便懂了。当时她追问蒙挚:“琅琊阁的那个孩子,还说了什么吗?”
“他说已万事俱备。”蒙挚如实回答。
“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静太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孟婆汤,顾名思义便是让人遗忘的香方,可它并非万能的——对于一般人而言只是普通熏香,唯有在两个啮血为盟的人之间,它才有效。
品尝过彼此的鲜血,才会在香烟中忘记对方的存在。
而或多或少,萧景琰和蔺晨都啜饮过对方奔流的生命,犹如最烈的酒,一碰便至酩酊,从此再不会有别的沉醉。
所以他必须让他忘记自己。
彻底的,完全的。
因为自己没有把握一定能够活下来。因此萧景琰会面对什么,蔺晨感同身受。
必须切断回忆的线索,关上往事的门扉,抹去背影的痕迹,让未说出口的深情缱绻一笔勾销。
只要自己记得就行了,自己会铭记这段纠结与痴缠,或流连世间,或带进坟墓。
而对方尽可以忘却,只管忘却。
“可惜了…琅琊阁的,那是个好孩子。”某天静太后无意间喟叹,深宫寂寞的皇后柳氏当即委婉地表达了不满。
太后既没有愠怒,也没有宽慰,只是突然提起了当年为誉王殉死的王妃,随口问道:“你做得到吗?”
柳后愣了愣,先软语提醒话题不祥不该有此设问,随即是一番滴水不漏的套话,最后补充了一句:“只是太子…尚且年幼。”
静太后笑了,夸奖皇后诚实而识大体。
帝王家恩深情浅,萧景琰和柳氏这段姻缘本也是出于权衡和考量。这个儿媳,她当年果然没有选错。
但有些事情,还是该让她明白的。静太后凝视着对方的眼睛,沉静地说道:“可为了景琰,琅琊阁的孩子,只怕是永远回不来了。”
柳氏一下子愣住了,眼中瞬间闪过不易觉察的落寞神色。她轻轻点了点头:“儿臣明白。所以陛下绝不会在后宫听到有关这件事情的任何蛛丝马迹。”
露出体谅的笑容,静太后按住柳后的手背,轻轻拍了拍。

已经是开始焚孟婆汤之后的第三个七夕了。
笼罩在遗忘的香气里,萧景琰自太后座前立起,信步走到殿门口,怅惘地眺望着耿耿星河,迢迢牛女。
“怎么了,景琰?”太后看他神色不同往常,便慈祥地发问。
“没什么,母亲。”私下里还是保持着这样的称呼,萧景琰单手扶着格子门,并没有回过头。
“你是有什么心事吗?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?”无论过去多少年,静太后的宽慰永远那么柔和。
良久后,萧景琰斟酌着词句回答道:“母亲,我…好像在想一个人。”
“想一个人…”静太后有些庆幸此刻儿子背对着自己,所以不会觉察到她脸上一闪而逝的动摇,“那是小殊吧。”
“我想小殊,自己是知道的。”萧景琰缓缓回过头来,“可那个人是谁,我不知道…”
“这是什么话。”静太后露出小小的嗔怪之色,好像面前的还是不懂事的孩子一样,“朝事辛苦,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。七夕佳节,只管待在在母亲这里算什么?去陪陪皇后和太子吧。”
“我昨日刚去过。”
“沈宸妃也差人来过,小祁王渐渐会说话了,可爱的很,不妨去看看他散散心?”
“可孩儿只想在这里陪着母亲。”
还是当年皇七子的腔调。静太后一时也不忍再多说什么。于是吩咐侍女秉烛添香。
“七夕之后,便是中元了…”沉默了片刻,太后试探着开口了,“这次紫霄宫打醮禳灾,你…”
“中元我都是要去昆明池水殿的。”萧景琰很自然地答道。
一直如此。
萧景琰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可夏日最后的清朗圆月,与昆明池上的万盏莲灯,还有中夜升腾绽放的璀璨烟火,仿佛都在对他诉说着一个远去的故梦。
所以这一夜他必须去那里。哪怕毫无缘由,哪怕独坐终宵,被梦的碎片环绕着却永远捕捉不到,也非去不可。
“都三年了,还去那里干什么呢!”这一刻,静太后不由自主地加重了语气,又在儿子不解的询问眼神里微笑起来,“毕竟水殿寒气重,对身体不好啊。”
“昆明夜月光如练。”萧景琰微微抬起头,清澄的眼睛里突然弥漫起一阵雾气,“我只是想看看那里的月亮。”

毕竟不能耽误太后休息,萧景琰返回寝宫的时候,凉月正在西沉。
忽然兴起,他便召来蒙挚值守陪从,独自登上视野开阔的前殿。眼前山河静默,星斗阑干。
手扶白玉雕栏,遥望着属于自己的国土,一眼无法穷尽的广阔无垠,应有尽有,却似乎又欠缺了什么。。
微不足道到几乎无法觉察的欠缺,却在萧景琰心头侵蚀出一个巨大的裂隙,每当思绪的风飘荡往还之时,总会共鸣出呜咽般的声音。
“陛下,陛下你怎么了?”
直到蒙挚惊愕的呼声响起,萧景琰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竟已泪痕满面。
并不去擦拭,他缓缓朝对方转过头来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想我一定是疯了…”
“陛下…”
颤抖着举起手按住胸膛,萧景琰艰难地摇着头:“这里有一个人,我不知道那是谁,可我知道这个人就在那里…”
“也…也许是小殊吧…”看着永远渊渟岳峙的人失控的样子,蒙挚的回答里有一丝勉强和慌乱的破绽。
“蒙卿,你到底明白,还是不明白!”萧景琰猛地转过头,逼视着他的禁军统领,眼泪映得目光更加锐利灼热,“回答我之前,你最好想清楚!”
蒙挚顿时愣住了。这位大梁第一高手,感觉到比生死对决更刺骨的威压。思虑再三,他终于从怀里取出一支银短簪:“这是那日在别苑,从陛下你身上掉下来的。再多的臣也不知道了…”
怎么看都是一支男簪。
萧景琰虽然不解其意,却还是接了过来。
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。先于意识,甚至先于情绪。令人困惑的本能反应。
他用尽最后一丝自制力,摆了摆手让蒙挚退到远处。随即握紧那来历不明的短簪,于风露之中独自饮泣。
“你是谁?你到底是谁?”
这个回想不起,却又遗忘不掉的人,究竟是谁。
说了谎的蒙挚到底有些心虚,尤其当他听到夜风依稀送来哽咽之声。
-tbc-
我觉得阁主还是挺美的,这是粉丝滤镜吗…
琰琰绝对是美的!
年龄的话应该是苏兄大于琰琰大于鸽主吧,那小鸽子伏在苏兄腿上听故事的画面还是很萌的啊!

说好的网盘txt版分享,如果有需要就自取吧,新年快乐~

格鲁:

第一册千斤顶与便利贴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skZBvI1


第二册小红喵与大灰郎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hsp2QOG


错字应该都没有了......吧_(:з」∠)_结构我放弃修了只能这样了,确实能力有限【泪目


番外的话等我把番外车码完再一起整理发出来【:)


至于番外车什么的o(╯□╰)o论文还要重新大修,所以还要往后拖,不好意思~


最后各位新年快乐么么哒~